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全部作品
  • 推荐模板
  • 酷站欣赏
  • 热门文章
  • 最多喜欢
  • 最新贴子
  • 热门评论
  • 分享到

    廖纪是海南人吗?

    ## 时间:2016-06-18 阅读:2405 回复:0

    127

    主题

    127

    帖子

    479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479


          廖纪是海南人吗?
      -----答网友相关海南为何不宣传历史名人廖纪凝说
      网友CSMCN与贡举人在南海网海南往事发了一篇好贴,摘录了海南历史名人廖纪的一些历史资料,质凝海南为何不宣传。现将我搜集到的一些资料归纳后,答凝如下:
      一,廖纪是否是海南人?
      关于廖纪是哪里人,颇有不同的记载。
      明朝万历、清朝道光两朝的《琼州府志》都只在海南的进士榜下列有其名,并未有传记,只是名后略加小注。
      明朝万历《琼州府志》云:“廖纪,万州人,祖有能,寓直隶河间府东光县,官至吏部尚书。”清道光《琼州府志》(王佐主编的)记载:“廖纪,陵水人,吏部尚书,赠少傅,谥僖靖。”再查现存的清康熙、道光两种《万州志》,却无廖纪的记载。倒是1991年万宁市新编的《万宁古今》一书有记载:“廖纪,他原籍闽南,祖辈落籍礼纪(原属陵水,今属万宁),弘治三年(1490)考中进士,做过吏部侍郎、兵部尚书。”
      《明史》有专页廖纪传:“字时陈,东光人,弘治三年进士。”
      综合诸家之说,似可归纳为:廖纪先世本闽南人,后落籍海南万宁礼纪。礼纪明清两代皆属陵水,但陵水在明代曾为万州的属县,故明代府志说是万州人,清代只说是陵水人。时至现代,礼纪又由陵水改属万宁,所以又是万宁人。(有关礼纪的由来及历史故事,可参考本人《凝望万宁》一稿。礼纪其实就是海南黎汉文化的分界线,其所属的分界岛现在还归陵水管理,万宁并没有收回来,这是清朝时黎汉分争所定下的边界)
      至于廖纪本人,因其祖父不知是考举授官职或做生意当老板而迁居大陆,他随全家移居河北河间府东光县(现在的河北沧州地区的东光县),因廖纪虽然出生于海南,但读书求学都在大陆,且他是从东光县考中进士,晚年又是生活在东光,故而《明史》称他东光人也是对的。
      从网上河北沧州网站,仍然可查到廖纪的简历:廖纪,明代,官至吏部尚书,东光第一部县志的编撰者。
      正是考虑到这一层,明清《琼州府志》未为他立传(以他当时正部级官职的身份与地位,是完全符合海南可入府志名贤传的资格)。但又不想割断他与琼州的联系,所以只在进士栏下列出其名,虽有些不妥,但也是一种折衷的办法。
      明清的《琼州府志》都不曾为廖纪列传,从此以后,海南历届政府都遵守祖规,未将廖纪先生这个曾当过明朝人事部长的名人宣传,情有可谅!
      (欲知廖纪出生海南,怎么就到了河北沧州东光,且晚年不回海南等历史故事?且听下回分解。下回篇名:廖纪其人其事)
    楼主发言:1次发图:0张  
      |分享 | 更多 | 楼主  回复
      据史料记载,廖纪是宏治三(1490)年中进士,在嘉靖三年(1524)75岁时欲辞去官职,卒于嘉靖十三年(1534),这样我们就推算出他的出生日期,应该是正统十四年(1449)。
      “祖遗他乡,妣归故里,宠命自天,焚黄无地,哀慕殊切,摧伤谒已...”。从这篇廖纪本人为其祖母撰写的祭文来看,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海南人,思乡之情誉于笔下。有关他的记载不少,多见于宫廷档案,待闲暇之余细细收集整理。
      |收藏 | 2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正德)琼台志》二十五卷和二十七卷分别有以下记载:
      表坊(陵水)
      进士坊 县城北,弘治间佥事金璋为进士廖纪立。
      冢墓(陵水)
      杨淑人墓 在县东五十里后坡岭,孙廖纪祭文
      维正德戊寅□月朔日
      寓都城史部右侍郎孙纪致奠,招告于顕祖妣杨氏淑人之墓,正德十有一年□月□日奏绩,钦蒙上恩特赐,诰命追赠祖有能嘉议大夫、工部右侍郎,追赠祖妣杨氏为淑人,荣捧龙章,悲喜交集.重惟,祖遗他乡,妣归故里,宠命自天,焚黄无地,哀慕殊切,摧伤谒已,迈者弟彦来自海南省,纪于京伏念祖妣,服此明恩,久缺告奠,聊具薄义,辨陈庶品,敬付钞黄,焚燎于墓上,以彰朝廷宠眷之恩,下□展愚孙久旷之礼,伏惟灵慈.
      鉴此远诚,庶其来格,谨告.
      原文文字有些模糊,不知断句是否正确。
      |收藏 | 3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明清的《琼州府志》都不曾为廖纪列传,从此以后,海南历届政府都遵守祖规,未将廖纪先生这个曾当过明朝人事部长的名人宣传,情有可谅!
      |收藏 | 4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错啊,先生,你看:“琼州海口海南书局”印行的《琼州府志》“人物、名贤”记载:“廖纪,字廷陈,陵水人(明志作万州人),祖有能徙直隶东光县宏治乙酉举于顺天(错!应该是成化庚子),登庚戌进士,正德中累迁吏部侍郎,赐历中外所至有声,嘉靖改元晋南京兵部尚书,寻致仕,越二年,征拜吏部尚书,会署丞何渊请立世室于太庙,崇祀献帝,尚书席书张璁深言其非不听,纪率九卿台谏争之,书璁等复抗疏,力谏其议始寝,寻陈三事曰:“正士风,重守令,惜人才”上嘉其深切体悉见採用加太子太保,在事三年以疾乞休,晋少保令驰驿归有司化致廪役,为人端亮古朴一切世味不人于心里,居惟典籍自娱,孳孳著述老而不倦,壬辰冬卒,赠少傅,谥僖靖(阮通志),所著有《四书管窥》四卷,《童训》一卷,《沧州志》四卷(明史艺·文志)。
      |收藏 | 5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正德)琼台志》二十五卷和二十七卷分别有以下记载:
      表坊(陵水)
      进士坊 县城北,弘治间佥事金璋为进士廖纪立。说明过去广东政府对廖纪很尊重的嘛,为什么现在的海南地方政府反而不记载宣传报道自己的儿子啦,原来陵水还有他的乡贤祠呢。
      |收藏 | 6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正是考虑到这一层,明清《琼州府志》未为他立传(以他当时正部级官职的身份与地位,是完全符合海南可入府志名贤传的资格)。但又不想割断他与琼州的联系,所以只在进士栏下列出其名,虽有些不妥,但也是一种折衷的办法。
      。。。。。。这话是谁说的?还人还是大陆人?不读书不了解就乱评论会误入歧途,误岛大家啊!海南的最高政治地位就是廖纪!你不懂就问专家,嘉靖三年的吏部尚书。但是到底《明史》为什么把他写为东光人而略掉乡贯陵水呢?错误啊!!!!!!!!!!!!!
      |收藏 | 7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你从那里知道廖纪是出生在海南的?万宁陵水的老人都不知道哦。
      |收藏 | 8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中组部加人事部部长大还是第一副总理大,有权力呢???
      |收藏 | 9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廖纪是海南人的骄傲自豪,但是却被遗忘的一干二干净,悲哀啊啊啊!
      |收藏 | 10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正德十六年唐胄编的《琼台志》是生人不入传,你们要懂啊!
      |收藏 | 11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廖纪,字时陈,又字廷栋,号龙湾。(1455-1532)年。广东省陵水那亮乡人(现海南省万宁礼纪贡举村)。
      从小随祖父有能,父亲廖宣移民河北东光,弘治三年进士,历任文选郎中,吏部左右侍郎嘉靖初,任南京吏部尚书。兵部尚书。嘉靖三年征拜吏部尚书。为六部九卿之首,又称作天官、太宰、冢宰。相当现代的中组部加人事部部长。官封光禄大夫、少保兼太子太保、柱国、赠太保。
      被赞是国家栋梁,精忠效国。是海南人中和丘浚一起官居一品,前后辉映,并驾齐驱的著名政治家,儒学家,是真正的海南人的骄傲自豪。
      但是在《明史》中却被写成东光人,根据最原始最权威的官方档案《弘治三年进士登科录》记载:“廖纪,广东琼台陵水人,河北东光民籍”。
      从古到今,海南人社会政治地位最高的就是丘浚和廖纪。他们两个也有密切关系,廖纪在国子监读书,丘是校长,他们都是在国子监读书成材的。
      首辅张璁作《送廖尚书归休》
      先生归去易,志士立身艰。
      心迹清于水,声名重似山。
      片言侵宰辅,多旨动天颜。
      圣主尊耆旧,胡为独放还。
      贡举人作《颂廖尚书归休》
      荣归东光兴儒学,长思琼台根那亮。
      北是家乡南故里,国史方志齐颂扬。
      [ 此贴被csmcn在2008-06-06 01:29重新编辑 ]
      消息 引用 推荐 编辑 TOP
      贡举人: 2008-06-06 00:15 | 1 楼
      很好,支持楼主!
      廖纪是海南先贤中社会政治地位和丘浚一样,官居一品,亡后获颂三公太保的大臣,是真正海南二大公,是海南人的骄傲与自豪。他们的“景贤祠”和“乡贤祠”都已经被毁,却得不到地方政府、媒体的合理维护和宣传。
      |收藏 | 12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琼台说诗
      绿野堂烟空宿燕
      ———王弘诲《游陵水旧城经廖尚书故里留题》
      作者:周济夫 2007年6月09日 来源:海南日报
      王弘诲凭吊海南古迹之作,除前述《建州城怀古》外,有一首《游陵水旧城,经廖尚书故里,留题,贻其家子姓诸文学》还须一提。先录其诗如下:
      秋风怀古旧城边,
      一望川原思渺然。
      绿野堂烟空宿燕,
      天津桥废不闻鹃。
      尚书故里寒云外,
      乔木人家夕照前。
      沧海独馀东逝水,
      葱茏佳气自年年。
      从诗题可知,此诗凭吊的对象是明代进士、官至尚书的廖纪。诗与《建州城怀古》机杼略有不同。《建州城怀古》是首联点出受凭吊者,颔联、颈联串述有关史事掌故,末联表明凭吊之意。而本诗并未涉笔于廖纪的事迹,只以描叙故里情景为主,于描叙中寓以凭吊之情。因廖纪先后当过吏部、兵部尚书,故而以中唐宰相裴度在洛阳的别墅绿野堂相比,以绿野堂与同在洛阳的天津桥之废毁无迹,反衬廖纪故里之尚存。但毕竟廖纪家族也早已家道中衰,不复旧时景况,颈联便以寒云、夕照形容其故居的寥落。宿燕久归、鹃声不闻固然令人伤感,寒云、夕照却也是凄婉的意象。末联则回应诗题,稍作振起,表示对其后人之祝愿。既然族中尚有人能读书(文学乃读书人美称),仗他们葆持山川的佳气,也是可能的吧。这也是诗的题中应有之义吧。
      关于廖纪是哪里人,颇有不同的记载。明万历、清道光两朝的《琼州府志》,都只在进士栏下列有其名,并在名后略加小注。万历志云:“廖纪,万州人,祖有能,寓直隶河间府东光县,官至吏部尚书。”道光志云:“廖纪,陵水人,吏部尚书,赠少傅,谥僖靖。”再查现存的清康熙、道光两种《万州志》,却无廖纪的记载。倒是1991年新编的《万宁古今》一书有云:“廖纪,他原籍闽南,祖辈落籍礼纪(原属陵水,今属万宁),弘治三年(1490)考中进士,做过吏部侍郎、兵部尚书。”《明史》有廖纪传,云:“字时陈,东光人,弘治三年进士。”综合诸家之说,似可归纳为:廖纪先世本闽南人,后落籍礼纪。礼纪明清两代皆属陵水,但陵水在明代曾为万州的属县,故明代府志说是万州人,清代只说是陵水人。时至现代,礼纪又由陵水改属万宁,所以又是万宁人。至于廖纪本人,因其祖父有能已移居河北河间府东光县,他是从东光县考中进士,故而《明史》称他东光人也是对的。正是考虑到这一层,明清《琼州府志》未为他立传(以他的身份地位,是完全可入府志名贤传的)。但又不想割断他与琼州的联系,所以只在进士栏下列出其名,便是一种折衷的办法。
      《明史》记廖纪的履历是:“弘治三年进士,授考功主事,屡迁文选郎中。正德中,历工部右侍郎。提督易州山厂,羡金无所私。迁吏部左、右侍郎。世宗立,拜南京吏部尚书。调兵部,参赞机务。”廖纪任吏部尚书是在南京,虽是南都六部之首,却是一个闲职。此后的“调兵部,参赞机务”,具体情形虽语焉不详,但既能参赞机务,则必是在北京兵部,且是任尚书的可能最大。《万宁古今》一书的判断应该不误。他的升迁与解职似都与“大礼议”有关。“大礼议”是嘉靖一朝的大关节。嘉靖皇帝本是正德皇帝的堂兄弟,正德皇帝死后无子,嘉靖皇帝因而继位。按当时的正统观念,他继位后应尊正德之父弘治皇帝为皇考,但他执意要尊自己的生父兴献王为皇考,因此引发了一场激烈的斗争。张璁、桂萼等站在嘉靖一边,很快地受到宠信。而以首辅杨廷和为首的群臣极力反对,有一百多人先后受到贬逐、下狱、廷杖的惩罚。廖纪嘉靖三年(1524)的任南京吏部尚书,便是出于张璁、桂萼同党的推荐,但他却以年纪大上疏请辞,且推荐嘉靖皇帝厌恶的乔羽、杨旦,说“臣年已七十,精力不如乔羽,聪明不如杨旦”。张璁等本欲引他为己助,但他上任后议论多次与之牴牾。如光禄署丞请建世庙祀兴献帝,廖纪便极力反对。又条奏三事,其三为惜人才,委婉劝嘉靖起用“大礼议”中被贬逐之臣。这些都可看出他正直之处。因此张璁等后来也不喜欢他。但在外人眼中,他仍是张璁等的附和者,嘉靖五年(1526)后的被论劾去职即为此。又,他在正德中提督山厂,“羡金无所私”,即盈馀款项未占为己有,则可看出他的廉洁。他的这些立朝大节,作为后辈的王弘诲应该是了解的,所以才会在到访他的故里时,专门作诗来凭吊他。
      “大礼议”以嘉靖初年尤其是三年为高潮,但此后多年间馀波不断。嘉靖十七年又有人提出恢复明堂古礼,以嘉靖生父享祀明堂。时任户部左侍郎的琼人唐胄立即上疏反对,指其说为逾礼。嘉靖皇帝因此大怒,下唐胄于诏狱,施以廷杖,削职为民,次年即病逝于海南家中。唐胄上疏被全文收录于《明史·礼二》中,王弘诲为唐胄作神道碑时亦郑重记述其事,称颂唐胄乃“毅然大丈夫”,全文洋溢着无限景仰之情。唐胄此举实为海瑞后来的冒死直谏树立了榜样。可惜王弘诲诗集中未有歌咏唐胄之作,不然称引于此,足可为拙文生色矣。
      |收藏 | 13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周先生做了件好事,但是他对廖纪有太多的错解啊
      |收藏 | 14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尊敬的周伯:
      你好!先谢谢你对海南人文地理历史文化的发掘.但是你的文章"琼台说诗
      绿野堂烟空宿燕
      ———王弘诲《游陵水旧城经廖尚书故里留题》"中有很多错误.现在给你提出来,望你能接受.因为廖纪是海南人的骄傲自豪,在海南省宣部和海南历史文化研究会的鼓励人们"发掘人文历史文化"的号召下,我作为一个廖纪的乡人,多方收集、发掘终于了解到一点他详细的事迹。
      “琼州海口海南书局”印行的《琼州府志》“人物、名贤”记载:“廖纪,字廷陈,陵水人(明志作万州人),祖有能徙直隶东光县宏治乙酉举于顺天(错!应该是成化庚子),登庚戌进士,正德中累迁吏部侍郎,赐历中外所至有声,嘉靖改元晋南京兵部尚书,寻致仕,越二年,征拜吏部尚书,会署丞何渊请立世室于太庙,崇祀献帝,尚书席书张璁深言其非不听,纪率九卿台谏争之,书璁等复抗疏,力谏其议始寝,寻陈三事曰:“正士风,重守令,惜人才”上嘉其深切体悉见採用加太子太保,在事三年以疾乞休,晋少保令驰驿归有司化致廪役,为人端亮古朴一切世味不人于心里,居惟典籍自娱,孳孳著述老而不倦,壬辰冬卒,赠少傅,谥僖靖(阮通志),所著有《四书管窥》四卷,《童训》一卷,《沧州志》四卷(明史艺·文志)。 正德十六年唐胄编的《琼台志》是生人不入传,所以廖纪不入传,但是对他的事迹记载的很多的:“杨淑人墓 在县东五十里后坡岭,孙廖纪祭文
      维正德戊寅□月朔日
      寓都城史部右侍郎孙纪致奠,招告于顕祖妣杨氏淑人之墓,正德十有一年□月□日奏绩,钦蒙上恩特赐,诰命追赠祖有能嘉议大夫、工部右侍郎,追赠祖妣杨氏为淑人,荣捧龙章,悲喜交集.重惟,祖遗他乡,妣归故里,宠命自天,焚黄无地,哀慕殊切,摧伤谒已,迈者弟彦来自海南省,纪于京伏念祖妣,服此明恩,久缺告奠,聊具薄义,辨陈庶品,敬付钞黄,焚燎于墓上,以彰朝廷宠眷之恩,下□展愚孙久旷之礼,伏惟灵慈.
      鉴此远诚,庶其来格,谨告.”可见东光在他的心里只是他乡,陵水才是他的故里。
      还有,你说他当的是南京吏不尚书,又引用“则必是在北京兵部,且是任尚书的可能最大。《万宁古今》一书的判断应该不误”更错那是你们不理解“
      ,纪在南都,持议与璁合,坐是劾罢。璁辈欲引助己,遂首六卿”那是说他于正德十六年到嘉靖元年年底在南京时“持议与璁合”支出推尊生夫一事,也仅一事。根据《明史。七卿年表二》记载廖纪是嘉靖三到嘉靖六任吏部尚书,所以人们都叫他廖天官,廖太宰。他人的南京兵部尚书也是有实权的啊,宣德年后才加的“参赞机务”。《海南名人传略》和《海南历代进士传略》对他的记载就很准确啊。
      然后,你在文章最后都提唐胄、海瑞来结尾好象也不合写作方法啊,海南人最早给嘉靖上的奏,也是关于“大礼议”和保护人才的对国家有重要影响的名奏啊,都存入《明史》,如果皇帝能行廖所奏,人民都会享福的。
      因为你对廖纪的太多错解,错误降低身份地宣传,搞得陈记者到底和你如何交谈廖纪,刚锋也引用你的理论,可见你在海南的文化地位,我一个平民人微言轻,再好再对的也没人理哦。所以你老人家,本着对海南历史文化的宣传要认真、准确、严谨的精神,你应该知错必改。然后你去看《陵水县志》中廖纪写的关于家乡的两首诗,发挥你的优势,在写好文章也好吧?但是孟子曰“颂其诗,要以意逆志,知人论世”你又要认真了,在错表感情就不好了。
      还有,廖纪和丘浚有四层深厚关系,他们肯定互有作品留念的,你发掘出来,对海南人都是很大的鼓舞的,你看海南先贤有谁能出丘其右?廖也!而廖的成材也有丘的功劳啊,但古人忌言关系网,现代就不同了,那是团结啊!
      还有“乔木人家夕照前。”才是灵魂句啊!!!!!!!!!!!历史有赞廖是“国家栋梁之材”的。
      望你宽恕我大胆狂言,但是我就想大家正确认识廖纪罢了。你应知道我是谁,我还记的你跟我说的“廖纪和贡举瓜菜有什么关系”。有大大的有!!!!品牌嘛。相当广东教育厅副厅长的金璋曾给廖纪建了“进世坊”,是经皇帝同意,然后地方财政出钱的哦。品牌对地方有多大影响,大家自己明白了。
      作者:周济夫 2007年6月09日 来源:海南日报
      王弘诲凭吊海南古迹之作,除前述《建州城怀古》外,有一首《游陵水旧城,经廖尚书故里,留题,贻其家子姓诸文学》还须一提。先录其诗如下:
      秋风怀古旧城边,
      一望川原思渺然。
      绿野堂烟空宿燕,
      天津桥废不闻鹃。
      尚书故里寒云外,
      乔木人家夕照前。
      沧海独馀东逝水,
      葱茏佳气自年年。
      |收藏 | 15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尊敬的周伯:
      你好!先谢谢你对海南人文地理历史文化的发掘.但是你的文章"琼台说诗
      绿野堂烟空宿燕
      ———王弘诲《游陵水旧城经廖尚书故里留题》"中有很多错误.现在给你提出来,望你能接受.因为廖纪是海南人的骄傲自豪,在海南省宣部和海南历史文化研究会的鼓励人们"发掘人文历史文化"的号召下,我作为一个廖纪的乡人,多方收集、发掘终于了解到一点他详细的事迹。
      “琼州海口海南书局”印行的《琼州府志》“人物、名贤”记载:“廖纪,字廷陈,陵水人(明志作万州人),祖有能徙直隶东光县宏治乙酉举于顺天(错!应该是成化庚子),登庚戌进士,正德中累迁吏部侍郎,赐历中外所至有声,嘉靖改元晋南京兵部尚书,寻致仕,越二年,征拜吏部尚书,会署丞何渊请立世室于太庙,崇祀献帝,尚书席书张璁深言其非不听,纪率九卿台谏争之,书璁等复抗疏,力谏其议始寝,寻陈三事曰:“正士风,重守令,惜人才”上嘉其深切体悉见採用加太子太保,在事三年以疾乞休,晋少保令驰驿归有司化致廪役,为人端亮古朴一切世味不人于心里,居惟典籍自娱,孳孳著述老而不倦,壬辰冬卒,赠少傅,谥僖靖(阮通志),所著有《四书管窥》四卷,《童训》一卷,《沧州志》四卷(明史艺·文志)。 正德十六年唐胄编的《琼台志》是生人不入传,所以廖纪不入传,但是对他的事迹记载的很多的:“杨淑人墓 在县东五十里后坡岭,孙廖纪祭文
      维正德戊寅□月朔日
      寓都城史部右侍郎孙纪致奠,招告于顕祖妣杨氏淑人之墓,正德十有一年□月□日奏绩,钦蒙上恩特赐,诰命追赠祖有能嘉议大夫、工部右侍郎,追赠祖妣杨氏为淑人,荣捧龙章,悲喜交集.重惟,祖遗他乡,妣归故里,宠命自天,焚黄无地,哀慕殊切,摧伤谒已,迈者弟彦来自海南省,纪于京伏念祖妣,服此明恩,久缺告奠,聊具薄义,辨陈庶品,敬付钞黄,焚燎于墓上,以彰朝廷宠眷之恩,下□展愚孙久旷之礼,伏惟灵慈.
      鉴此远诚,庶其来格,谨告.”可见东光在他的心里只是他乡,陵水才是他的故里。
      还有,你说他当的是南京吏不尚书,又引用“则必是在北京兵部,且是任尚书的可能最大。《万宁古今》一书的判断应该不误”更错那是你们不理解“
      ,纪在南都,持议与璁合,坐是劾罢。璁辈欲引助己,遂首六卿”那是说他于正德十六年到嘉靖元年年底在南京时“持议与璁合”支出推尊生夫一事,也仅一事。根据《明史。七卿年表二》记载廖纪是嘉靖三到嘉靖六任吏部尚书,所以人们都叫他廖天官,廖太宰。他人的南京兵部尚书也是有实权的啊,宣德年后才加的“参赞机务”。《海南名人传略》和《海南历代进士传略》对他的记载就很准确啊。
      然后,你在文章最后都提唐胄、海瑞来结尾好象也不合写作方法啊,海南人最早给嘉靖上的奏,也是关于“大礼议”和保护人才的对国家有重要影响的名奏啊,都存入《明史》,如果皇帝能行廖所奏,人民都会享福的。
      因为你对廖纪的太多错解,错误降低身份地宣传,搞得陈记者到底和你如何交谈廖纪,刚锋也引用你的理论,可见你在海南的文化地位,我一个平民人微言轻,再好再对的也没人理哦。所以你老人家,本着对海南历史文化的宣传要认真、准确、严谨的精神,你应该知错必改。然后你去看《陵水县志》中廖纪写的关于家乡的两首诗,发挥你的优势,在写好文章也好吧?但是孟子曰“颂其诗,要以意逆志,知人论世”你又要认真了,在错表感情就不好了。
      还有,廖纪和丘浚有四层深厚关系,他们肯定互有作品留念的,你发掘出来,对海南人都是很大的鼓舞的,你看海南先贤有谁能出丘其右?廖也!而廖的成材也有丘的功劳啊,但古人忌言关系网,现代就不同了,那是团结啊!
      还有“乔木人家夕照前。”才是灵魂句啊!!!!!!!!!!!历史有赞廖是“国家栋梁之材”的。
      望你宽恕我大胆狂言,但是我就想大家正确认识廖纪罢了。你应知道我是谁,我还记的你跟我说的“廖纪和贡举瓜菜有什么关系”。有大大的有!!!!品牌嘛。相当广东教育厅副厅长的金璋曾给廖纪建了“进世坊”,是经皇帝同意,然后地方财政出钱的哦。品牌对地方有多大影响,大家自己明白了
      |收藏 | 16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史志有时也有出入。
      |收藏 | 17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贡举村---廖纪故里
      (曹文虎曹世茂曹世骏作)
      尚书故里寒云外,乔木人家夕照前。
      沧海独馀东逝水,葱笼佳气自年年。
      诗联乃礼部尚书王弘诲在万历年间慕名游访贡举村时所作,无限敬仰地歌颂吏部尚书廖纪(民间叫作廖天官),及赞其故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贡举村和神州半岛一山相隔,古名民灶,原为那亮乡一图。 南宋年间,陵水县治及最早的县学,都设在这里,是个千年古村 ,1959年后归万宁管。
      贡举,为明代前科举的官方用语,含荐举人才之意。贡举村的得名,据说和廖纪有关。嘉靖二年,他回故乡省亲,很重视地方的文化教育,经常在三星墟一带“讲会”,就是讲学、辅导的意思。一时,万宁、陵水、三亚等地的生员、贡生、举人都云集听课,所以人们称其地为“贡举坡”。后来行政重新规划,人们就把他的祖居地等七个村合称作贡举乡。
      贡举村,三面环山,环抱着的是广阔、平坦、肥沃的田野―贡举洋。当你来到贡举境内,首先跃入目帘的是如同金字塔一样挺拔的高山― 尖尾岭(原名东岭)。尖尾岭两翼延绵起伏的是旧村、牛头和山园、大村岭,好象大鹏展翅,给人以腾飞的美感。“禁山”里古木仓天、郁郁葱葱。遍野长着小孩最喜欢吃的“大尼”(岗稔)等果树,现在最多的是硕果累累的槟榔。小时候,我们最爱爬到山顶观望及摘野果、捉野味了,顿时漫山飘扬着欢快的民谣、笑声。在尖石上登高远望,只见贡举洋中一条笔直的道路向前远伸。令人向外的南荣海、东山岭、大洲岛尽收目底,那感觉才叫心旷神怡。廖纪在法云寺读书作诗:“寺后峰阴合,阶前树影斜”,就是描写群山的优美景色。“不须赋远游,此地即丹丘”,把寺庙比喻成神仙居住的地方了,可见他热爱故里尽在字内行间。寺早已毁灭,但是跟寺相邻的,听说保护过他的“雷神庙”尚存,过去天旱时常供人们求雨而祭拜,《陵水县志》载“极灵,有求必应。”
      贡举村,堪称“历史文化名村”。正是因为高山赋予了廖天官的仁爱,正是肥沃的田野养育了聪明、能干、勇敢的贡举人。历经明、清、民国至今,贡举村学风蔚然人才辈出。乾隆年间的举人曾日景,任保定知县,长以书法,曾任咸安宫教习,听说执教过嘉庆王、陈昌齐等。国民党要员曾三省更是远近闻名,是台湾第一届国大代表,第一所海南大学创办也有他的功劳,其儿子曾龙、曾虎都是哈佛大学博士。而在革命动乱时代,在抗美援朝战争、对越战争时都涌现出很多勇士、烈士如吴少光。贡举村,称之无愧的"革命老苏区"。
      今天的贡举村,美誉“瓜菜之乡”。海南建省办大特区后,贡举人民与时俱进,大量种植反季节瓜菜,“贡举品牌”备受青睐。秋天来了,满眼是金黄色的稻谷;冬天来了,看到的是各种碧绿、生机勃勃的瓜菜;春节后,就是父老们盼望已久的大丰收时候了。大卡车拉的是冬瓜,三轮车装的是泡椒、苦瓜、青瓜等,远销广东、北京等地。每个乡亲手上数着一沓沓钞票,脸上洋溢着发自心底的笑容。自从开始种植瓜菜以来,村里的经济得到良好的发展,盖起了很多“瓜菜楼”,贡举人“科技兴农夺高产,欢天喜地奔小康” 。不过随着暖冬,海南瓜菜也不再象过去那样得天独厚了,贡举人也面临着产业的困惑。
      最让乡亲苦闷的是贡举村缺水,每年夏天,都为水源不够灌溉而吵架。但是无论何时,贡举人民不缺的是善良好义、刻苦读书、辛勤劳动、艰苦奋斗的精神。老实巴交的农民都了解,“出门”才有大的奔头,廖天官的父亲廖宣,就是出门卖糖糕把他培养成材的。也知道,读书是最好的出路,最尊重的是读书人,赚多少钱也不如家里出个大学生光荣。
      贡举村,廖纪故里,我们可爱的家乡。有些贫穷,有点偏僻,却是名副其实"贡举人才"的地方。
      (附言)跟廖天官有关的曲折动人的“祖先打猎”和“红鞋记”的故事,已经在贡举村流传了几百年,每次都听得人们津津有味,啧啧称奇。长大了才知道廖天官是多么让人引以为荣,我的家乡贡举村是孕育“国家栋梁”的地方。所以,激起我全面收集、深度发掘廖天官事迹史料的行动。得到著名文史专家王俞春老师的鼓励指点,还有热情好客的阜城人民,特别是原宣传副部长孙凯大爷的帮助。但愿,在海南省委挖掘历史文化资源的政策下,跟丘濬前后辉映、并驾齐驱、问鼎中原、忠勤体国,但被时空埋没的廖天官事迹大白于世。贡举村随之“水涨船高”,也是我小小的愿望吧。
      |收藏 | 18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我是万宁礼纪莲花的,小时常听祖辈讲述关于廖天官及其祖墓的故事!似是传说也似是真实!
      |收藏 | 19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中国历史名人廖纪籍贯考
      廖纪,明朝嘉靖初吏部尚书,相当近代中组部加人事部部长。时朝野皆尊称廖太宰、廖天官,至今,海南河北二地民间但知廖天官而不晓得廖纪。
      关于他的籍贯有“东光”“陵水”两种说法。万斯同作的《明史》(清抄本)和张延玉版《明史》列传俱写道:“廖纪,字时陈,东光人,嘉靖三年吏部尚书……”。东光县明代属河北河间府,现归沧州市辖。
      据旧版《东光县志》列传记载:“廖纪,字时陈,又字廷陈”,没有写他的籍贯。但方志载家在东光县河西码头廖庄(现阜城管),廖庄原名姜庄,后因廖纪而改名 。廖纪在沧州和武术名师霍元甲、著名作家王蒙等同列名人榜。在阜城和汉武帝的皇妃钩戈夫人等被评为“九大名人”。天津市考古队于1960年在阜城县发掘了廖纪墓,其规模之大为明代官员墓之罕见。首辅李时为他作的墓志铭云:“公讳纪,字时陈,别号龙湾。世居闽,父瑄,商于东光,因家焉……”。
      诸多史料、实物,足以说明廖纪是河北东光人。
      可是,修于道光年间的《广东通志》、《琼州府志》人物、名贤传中皆记载:“廖纪,字廷陈,陵水人(旧志作万州人,因万州管陵水),祖有能徙直隶东光县,举于顺天,庚戌登进士……”。陵水县曾被丘濬称之为“地之远,邑之小,天下莫过焉,自有学校以来,人才鲜中式者”。当廖纪在京城金榜题名,捷报传来,官员、乡亲们为之欢呼惊喜。广东提学佥事金璋在城北为他建了一座“进士坊”,以纪盛事。牌坊的四根立柱上保持完好!明代的牌坊都是经过皇帝恩准,由地方出钱而建的,唯“升平人瑞坊”可动用国库。万历十年,知县周文仲在大成门右建“乡贤祠”,以祀廖纪,以表功勋。但年代久远,早已废。
      从争来村廖纪后裔保存的《廖氏族谱》中看到,廖氏迁琼始祖学举公南宋年间来自福建蒲田,任会同知县,长子士杰迁至陵水那亮乡,八世有能,九世廖瑄,公迁过海 。《东光县志》有证“廖瑄本广东陵水人,十六岁补陵邑庠生”。廖纪为他祖母墓写的碑文云“祖遗他乡,妣归故里”,其墓在礼纪地区尚存。他曾回到故乡那亮省亲,读书法云寺作诗留题:“不须赋远游,此地即丹丘”。《崖州志》载廖纪在成化年间才随家人北移。 礼部尚书定安人王弘诲,慕名游访了那亮乡作诗曰:“尚书故里寒云外,乔木人家夕照前”。那亮乡,据说因廖纪而美其名曰“贡举村”,解放后归万宁辖。
      综合所论,依《辞海》中“籍贯”的释义“祖居地或出生地,籍,祖先户籍,贯,乡贯。”毫无意义,廖纪是陵水人。
      因为,籍贯是古人履历之首要部分,如记错则不可能对有关人物的家庭背景及基本的社会关系,有正确的认识,因而也不能正确了解其成长的过程。根据北京国子监中明代进士题名碑关于廖纪的记载,格式如下:
      直隶东光⑩
      廖纪 弘治3/2/89
      广东陵水远
      题名碑是放榜后,礼部奏请,命工部立,记载各进士的籍贯和名次。该科“案赐进士题名”由礼部尚书丘濬作“故事既赐进士第,必立石太学,以示久远”。明代籍贯有户籍和乡贯之分,户籍即户贴,黄册上登记的地址如今天的户口所地,另有各种成份,⑩表示是民籍。乡贯系原籍,即祖籍,祖先原来占籍居住的地方,如言某省县人。铁证如山,一目了然,廖纪是广东陵
      水人,户口落在河北东光,为民籍,弘治三年进士,第二甲89名。《阜城县地方名誌》云:“廖纪,字时陈,因肤色乌黑,乳名廖黑,原籍广东琼台”,那不是正宗的海南人吗?
      直到现代,人们也大都是以原籍而称为某某地方人,否则人家会说你数典忘祖,“黑鸡不识种”了。就象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和闻名全世界的阮次山先生,就是以祖籍而称为“文昌人”、“儋州人”。
      只是,廖纪自小到归休居住在东光已经二十多年,他也自称“东光后学”,因此,外界常把他写作东光廖纪。但是,作为千古不朽的国史《明史》把他的乡贯陵水略掉,是不合理的。据喻剑庚先生说,万斯同的《明史》稿原版写有陵水。结合多方权威、实际史料,为了尊重河北海南二地民间对廖天官敬仰的感情,廖纪的籍贯最正确写法是:“原籍陵水(现万宁),移居东光(现阜城)或出生在东光”。
      澄清历史名人籍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弄明白他给我们留下什么样的精神、文化遗产,和思考我们应该如何继承、发扬光大。以及历史名人作为一种文化资源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开发利用好能够转化为实际效益,“名人效应”嘛。
      海南省委宣传部鼓励人们挖掘历史文化的政策很好。 时下正是万宁、陵水两地旅游,经济开发的旺季,政府何不大力打造廖纪的文化品牌呢?借此提高地方的知名度,而带动经济发展。
      |收藏 | 20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中国人的故乡是周口店
      |收藏 | 21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母爱抵千军
      燕王扫北地,
      金戈铁马声。
      千里无鸡鸣,
      独留高庄民。
      五月初五下午五点五十八分,我满怀激情地从广州坐火车北上东光、阜城一带收集历史名人廖纪(民间叫作廖天官)的史料,拟作“寻访廖天官成长的足迹”,一路感慨万千。
      在阜城县一个文具店遇一温柔善良的妙龄女子,当她知道我的来意后,把阜城教育系统的领导电话给我全盘托出,并给我介绍了“活历史”原宣传部副部长孙凯。正高兴,想叫她留个电话做个朋友,她却自然地说她姓刘,她的爱人姓徐,又留下她的爱人的电话,我一激灵,此地有好女子啊!
      在热情好客的孙凯大爷家捧读着他给我的《阜城县地名志》,收获颇丰,很激动。书中所载的都是各个村庄的来历,大多是于姓而命名,廖天官一家人居住的地方原名叫姜庄,后来因为廖天官才改为廖庄。
      令我肃然起敬的却是另读到:“相传该村历史悠久,土著民,村名曰高庄,明朝燕王扫北至高庄,遇一良妇携亲子抱继子,燕王闻知此妇系高庄人,念村民善良,故留此村民不杀,该村名沿用至今。”我的眼睛立即被凝住了,马不停蹄,连夜翻阅全书得知,阜城有二十二个公社(即镇),578个村庄,几乎都是明永乐二年后,来自山西洪洞和山东即墨的移民村。而原来的村庄除几个是燕王驻骅之地外,得留全村性命的独有高庄。
      话说建文帝采取“削藩”措施,燕王朱棣从北平借机起兵,声称打进南京,“清君侧”,要为建文帝“靖难”,率军南下,发动战役。史书称作“靖难之役”,民间称之为“燕王扫北(碑)”,原河间、真定、顺德府一带是主战场。燕王大军所至,战马嘶,士兵喊、刀斧响,见人杀人,鸡犬不留。而一软弱女子却以母爱的行动屈服千军万马,高家娶何氏女?如此深明大义!临危不惧!表达的仅仅是一个继母“人仔就己仔,先人后己”的博大真诚的母爱方式,只不过是左手换右手的简单动作,却发生了多大的作用啊!发扬光大的是中国人民万世不衰,永远被讴歌的母爱精神,是多么可歌可泣!热泪盈眶、情意并发,脱口而出“母爱抵千军”。
      就象今年汶川大地震中,多少母亲弯腰、屈膝、怀抱,舍命保护了孩子。面对突然袭来的灾害,那一双双挣扎着的,充满爱心却无助的手,不知让多少人悲伤落泪。大难有大爱!中华这个伟大的母亲救援、抗灾、重建、关怀备至,让灾区的人们得到巨大的母爱何尝不是“母爱抵天灾地害”?
      愿人世间少灾难!大地之母爱常在。(特别为热情好客的阜城人满为患而作)
      |收藏 | 22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作者:海上婧鸥 回复日期:2008-9-7 14:16:00
      中国人的故乡是周口店
      =======================
      非洲!
      |收藏 | 23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楼主能否上河北廖纪墓地那边的牌坊图象看看?上面题词是什么?
      楼主:青龙剑 时间:2006-06-29 10:27:39
      连载6
      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朱元璋曾榜示天下,“本乡本里有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及但有一善可称者,里老人等,以其善迹,一闻朝廷,一申有司,转闻于朝。若里老人等已奏,有司不奏者,罪及有司”。邻里可以推荐旌表对象,地方若是耽误失职,要被追究责任的。如此重视表彰平民,这不妨归为一种政治眼光。明万历年间重修《明会典》载:“据各地方申报,风宪官核实,奏间即与旌表。”当朝皇帝常常恩准在这些人的故里村头,修建“功德牌坊”给予表彰,借以体现对于世风的倡导,号召人们以此为榜样报效朝廷。于是,牌坊完全成为封建社会旌表科甲及第、彰显功德地位、颂扬政绩寿考、褒奖节烈孝义的标志,相当于当今的纪念碑。它象征着皇帝的恩宠,代表了一种无与伦比的荣耀。同时,地方官府、宗族乡亲也普遍将获得皇帝的恩准在故里树一座牌坊视为光宗耀祖、流芳千古的盛事。对这个人、这个家族乃至这个地方来说,都是一种昭示自己爱民勤政的丰功伟绩和家族美德的崇高荣誉而隆重庆典,并将此载入地方县志和族谱之中。
      清雍正年间,封建的伦理纲常得以强化,旌表“嘉德懿行”逐进入巅峰,推崇牌坊已经到了鼎盛时期。工部(相当于现在的建设部)颁布了《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将牌楼这种建筑形制模式得以法制化。按照清朝的礼法,臣民盛德卓著者,经恩准,最多可建“四柱三间七楼”加以旌表, 立于庙宇、祠堂、陵寝、路口、大桥两端或故里村头。全国只有安徽歙县的许国“八脚牌楼学士坊”,是由于万历皇帝的失口而破例建的。但是建造牌坊,须具备两个先决条件:其一,要经过皇帝的恩准或封赠。即“奏请圣上,旌表立牌”,若地方私搭乱建,则犯欺君之罪。其二,建造牌坊必须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只有百岁“升平人瑞坊”除外,其它都不得动用国家财政,哪怕是位高权重者,庞大的费用全靠建坊者自己和宗族自筹。否则,地方绝对不可轻易行事。
      ----------------------------------------------
      海南历史上的名臣受朝廷皇帝表彰,被恩准建造牌坊在墓地的有哪些?比如邢宥墓的“紫贝首出”坊,邱浚墓的“理学名臣”坊、海瑞墓的“粤东正气”坊,这些题词都是谁提出的?谁写的书法?经过哪个皇帝恩准建造的?牌坊上的题词在历史上有过什么争议吗?
      牌坊上的题词一般可以看做是国家层面对贤良的盖棺论定的表彰,可以被社会广泛宣传,非常有历史文化意义上的研究价值。比如邢宥墓的“紫贝首出”坊,邱浚墓的“理学名臣”坊、海瑞墓的“粤东正气”坊。
      推崇某个名人并非故乡当地人的一相情愿,最终要经过朝廷天子这一关,这是中国文化传统。万宁想打这个文化品牌,不如联手河北东光有关部门,争取得到国家层面认可,比如毛主席提倡学习海瑞。朝廷天子加封或推崇历史文化道德楷模给天下官员百姓提供崇拜学习的榜样的传统有可能继续延续下去,真正的贤良是不会被埋没的,说不定海南明朝十大模范官员还有机会得到未来哪届国家元首的推崇提倡学习,象海瑞那样名满天下。但在得到国家层面认可之前,最好不要过度宣扬和回避各种争议和质疑。比如海瑞故居牌坊上的“南海青天”就被质疑,这种事情都是地方上由于不熟悉中国历史文化传统,仅仅出于开发旅游经济的商业利益盲目冲动私自搭建,如果报告到朝廷那里,未必能过关,国家要考虑的是天下至道大义,不是地方官员政绩或经济利益。
      -------------------------------


      海瑞故居题“南海青天”是否恰当 各界疑问多
      --------------------------------------------------------------------------------
      (图片来源:海南日报)
      新华网海南频道3月25日消息 海瑞故居修复工程已进行了大半,景点修建好后将对外开放,供人们参观。由于海瑞在中国知名度很高,他的事迹人们耳熟能详,这就要求修复中的海瑞故居要忠于历史。但看了修复现场的专家却提出了一些疑问。
      疑问一:明人故居何用清代建筑风格
      据海南日报(王颜梅)报道:第一次修复海瑞故居工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是由当时的海南省副省长王越丰主持,林英、朱逸辉、李养国等共同发起筹建的。发起人之一李养国介绍说:“当初我们是按明代的建筑风格、并参考府城明代家居来设计海瑞故居的。同时我们还请了专门研究过古代建筑史、在广东省建筑设计院工作的琼山籍人士郑振来设计。”
      琼山修复琼台古迹筹委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则介绍说:“目前重修中的海瑞故居建筑风格是以明清两代的南方建筑风格为主。”该负责人说,明清两代的建筑风格应是相通的。
      明清两代建筑风格是否相通?记者采访了海南大学的建筑学专家。海南大学教授易彰说:“明清两代的建筑风格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相对来说明代建筑要显得质朴,清代显得繁华。”已退休的老教授钟临通说:“很大程度上,清代继承了明代的建筑风格,但两者的建筑风格不完全相似。明代在工艺上比较精致,清代也有仿照,但它的古建筑也有些变化,两者之间的区别往往体现在不引人注意的细节上,如柱子。”
      一些专家认为,海瑞是明朝人,既然修复他的故居,就应按照明朝的风格来修建;但现在包含清代风格,显得不严肃。
      疑问二:“南海青天”提法是否正确
      修建中的海瑞故居的牌坊正中间醒目镂刻着“南海青天”四个大字。有市民说,在大量的有关海瑞书籍当中,没有提及海瑞是“南海青天”,海瑞多被称为“南包公”、“海青天”。记者查阅了很多有关海瑞的书籍及有关修建海瑞故居的相关材料,也是多称他为“海青天”、“南包公”。
      在琼山修复琼台古迹筹委会办会室,记者了解到了“南海青天”这四个字的由来。据介绍,“南海青天”这个提法是从《海忠介公全集》一书里得来的。
      在海瑞墓景区纪念馆内,记者找到了由朱逸辉、劳定贵、张倡礼校注的《海忠介公全集》校注本。书里有“南海青天———海瑞”一文。据介绍,朱逸辉等人在校注本里提到“南海青天”,是根据海瑞的同时代人王弘诲《吊海忠介公墓》中的“南海青天名尚在,中台冰月望犹寒”诗中得来。
      “在海瑞故居的牌坊上题‘南海青天’显然是不恰当的。”海瑞故居修复工作的发起人之一、原海南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李养国副研究员说,“南海青天”是文人赞扬海瑞精神时的提法,作为文人提法没问题,但用作海瑞故居的题词不妥当,更不应该用4个毛体字来凑成,这样做不严肃,也有背历史真实,因为毛泽东同志并未给海瑞题过字。
      记者了解到,各界对正修建中的海瑞故居存在的疑惑不止以上几点。如海瑞故居牌坊上用龙作雕饰也违背历史,因为古时“龙”代表的是天子,用龙作雕饰只在皇宫中的建筑上出现。(完)
      (编辑:吴怡婷)
      |收藏 | 24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来源:天涯社区 刚峰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A 的相关文章

      海南新媒体原创平台

      我们能做的正在影响我们的时代

      在线客服
      QQ905025275
      客服电话
      13016283846
      官方微信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